2018年5月18日

第一次到大潭藻礁夜觀 與柴山多杯孔珊瑚的初見面 文:烏頭翁 圖:NGO夥伴


時間:2018年5月17日
潮高: -167 

「我們先走這條動線,看到甚麼可以先觀察,等一下回程不會走這邊....但是我們今天的目標在前面....」

    踏著消波塊往低潮線的方向前進,一路上消波塊上的小小積水處,就有很多吸引我們的生物。這是開發單位和部分學者口中說的「生態不佳」嗎?

日本岩瓷蟹

    雖然,我已經多次到藻礁自然觀察,但這次不一樣,因為今天有長期關心大潭藻礁生態的美玲老師、沙蟹大哥(葉斯桂)和秀千理事長帶路,我們要去看「柴山多杯孔珊瑚」!在等待著低潮-167的時候,我們認識了幾種造礁的藻類。

美玲老師說:「你們慢慢觀察,我來找柴山多杯孔珊瑚!」

過沒多久,傳來美玲老師開心的呼喚:「找到了」!

柴山多杯孔珊瑚

    在潮池裡,我與柴山多杯孔珊瑚的第一次接觸!難掩心中的興奮,NGO夥伴們圍著潮池想要看清楚這個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不但確實存在,而且還不只一個地方有。美玲老師很快又在附近找到更適合觀察的地方。有潮池裡的,也有潮水退去後,大部分裸露在藻礁表面的群體。夥伴們拿著相機或手機,搶著拍下它的丰采。在低潮線的潮池,我們發現了柴山多杯孔珊瑚、菟葵、軟珊瑚、管孔珊瑚、海綿...。

兔葵


「開始漲潮了!我們要開始移動了!」美玲老師說。
「怎麼這麼快?才剛剛看到呢!」夥伴依依不捨。

「這裡的藻礁在潮高-160以上的時候,才容易觀察,但是開始漲潮以後,要小心被潮水圍困...」沙蟹大哥說,海水會從這邊進來,太專心觀察了,有可能被困在這邊。

 幾位導覽的老師,不斷催促。請我們跟著他們往中潮線方向移動。「那邊的螃蟹、魚和螺類很豐富喔!」

花冠海燕

   果然,在中潮線附近的潮池,有好多驚喜等著我們!有可愛的派大星(花冠海燕)、「迷你版」陽燧足、難得一見的「活」芋螺、看起來有點滄桑的千手螺、害羞的黑點綠蟹、棘軸蝦、沙蝦、正直愛潔蟹、用餐當中的管蟲等等。當然,還有族群數量龐大的凶猛酋婦蟹、達氏短槳蟹。其他還有好多在潮池裡的槍蝦、沙蝦...以及好多種不知名的魚類,有看起來沉睡的小魚,也有活潑竄逃的魚群....。



陽隧足

「大潭藻礁生態不佳」?大潭藻礁生意盎然的潮池生物,爭先恐後現身,證明這裡不但物種豐富,而且族群龐大!藻礁確實是海洋生物的育嬰房,也是生物多樣性的最好例證!


    大潭藻礁的夜觀初體驗,在雀躍中,心中又有很多的擔憂浮現。就算中油提出修正版的計畫,藻礁生物的未來還是危機四伏。世界級的藻礁生態系,經得起那樣的折騰嗎?而我們人類在地球上幾十年的過客,又怎能那麼粗暴地對待「資深的地球公民」呢?


   在美玲老師們不斷地催促中,我們依依不捨離開大潭藻礁的時候,一個親子共學團的孩子哼唱的藻礁之歌。我們要留給孩子的是美麗的藻礁,還是被泥沙和水泥掩蓋的藻礁?

攝影:美玲老師

藻礁之歌-【最美的世界】   連結

詞曲:蔡翰昇  編曲:張竣傑
.............................

在最美的地方 #充滿精靈的天堂

海浪也披著月光 #玩起了捉迷藏

用堅定的力量 #一點一滴地茁壯

懷抱甜美的夢鄉 #最溫柔的避風港

聽著奔向大海的河 #雀躍地唱著歌~ 

怎麼突然沙啞了
    
攝影:黑曜石
攝影:黑曜石

當河水不再那麼的清澈 #如何倒映彩虹的顏色

想要守護 #心中最美 #那個世界 

希望每個 #小小心願 #都能實現

手牽著手 #不要道別 #別說再見

走過下個 #千年萬年 #直到永遠




2018年5月15日

【2018年荒野桃園分會親子一團新團員招生】


【2018年荒野桃園分會親子一團新團員招生】
招生連結於5月18日晚間八點開放填寫~~
https://www.sow.org.tw/civicrm/event/info?id=7844&reset=1

【親子團】桃園分會親子一團招生中

荒野保護協會自成立之初即非常重視兒童教育,我們始終認為在可塑性高的兒童期如能擁有美好的自然經驗,在其成長過程中是深具意義的。因此除了每年定期舉辦的兒童自然體驗營及種子老師培訓外,於2001年的春天,我們成立了全國第ㄧ個炫蜂團,2007年秋天更成立小蟻團。我們將以更積極,更有效率的形態,展現落實兒童教育的決心,為廿一世紀的台灣培養守護環境生態的小小尖兵。
荒野親子團隸屬於荒野保護協會的親子教育委員會,是一常態性以兒童、青少年及其家長為主的親子共學組織,依孩子們的不同年齡階段規劃有小蟻團、炫蜂團、奔鹿團及翔鷹團。荒野桃園分會親子一團炫蜂團成立於2013年的8月,成員為小學三年級至五年級的中高年級學童;2014年的8月小蟻團成立,成員為幼稚園大班至小學二年級的學童;同年八月成立奔鹿團,成員由小學六年級至國中八年級的青少年組成;而我們翔鷹團,正蓄勢待發,因緣俱足時將振翅翱翔,該團將由國中九年級至高中二年級的青少年組成。
也許您會期待子女能在活動中獲得許多自然知識,事實上那只是活動中必然的收穫,並不是活動目的。我們深信,自然萬物才是最好的老師,自然本身即具有自我解說的能力,只是居住在水泥叢林的人們,由於生活長期嚴重與自然環境疏離,已聽不懂他們所使用的語言罷了。而小朋友天真無邪、具有熱忱和充滿活力,同時與生俱有強烈好奇心與求知慾的天性,只要陪伴他們重回大自然,激勵他們接觸自然,體驗自然、欣賞自然進而愛護自然,未來他們的成就將會超乎我們的想像。
我們依據團員的所屬分團,規劃適合的活動。活動目的即在野外透過生態遊戲、故事、唱跳、自然創作和生態劇…等多樣且趣味化之活動形式,吸引團員的注意,激發他們的好奇心,循序漸進的導引開發他們的潛能,去發現自然、學習自然並從自然體驗中獲得啟示,結交「大自然」這個可以陪伴孩子一輩子的好朋友;並逐步具備自然觀察家的能力和特質。
荒野親子團,除了重視「生態教育」之外,「生活教育」與「生命教育」也是我們引導的重點,在活動中,我們會觀察不同孩子的特質,適時的利用機會激發孩子們的潛能,同時師法自然,在自然導師的教導下,學習接納大自然的能量成為自己的生命底蘊,為成長過程補充源源不絕的心靈滋養。
今年將開放對外招收小蟻團和奔鹿團的孩子數名,我們希望透過2018年6月10日招生說明會的場合,讓孩子和家長可以和我們經過雙向溝通與交流,如果您我雙方的認知相近,而有加入桃一親子團的意願,我們將邀請家長及孩子參加團集會。我們誠摯地邀請您及您的小朋友一同加入,請您在詳閱下列說明後,並與小朋友做充份的討論,幫助他了解我們團的精神及活動性質,做為報名的考量。 謝謝您!
                                         

招生日期

受理報名期間:2018年5月18日(星期五)晚上8點起至2018年6月4日(星期一)下午10點止
說明會時間:2018年6月10日(星期日)上午9點(8點半起報到,9點準時開始)
說明會地點: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分會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中山東路二段 普仁國小正後方)
桃園分會地圖 (連結請按住CTRL再點選連結文字,便於開啟網頁)
電話:(03)283-0944、(03)283-0284


招生對象
小蟻團:我們預計邀請總共10位孩子加入小蟻團。
1.招生對象主要為暑假後就讀大班孩子為主,如果家庭有其他非招生階段成員,基於團員人數總量管制,和團隊運作的規定,桃一團將保留錄取與否的權利
2.小蟻團的團員定義:為2018年8 月就讀幼兒園大班、國小一 年級和國小二年級孩子。
奔鹿團:我們預計邀請總共4位女性團員加入奔鹿團。
1,招生對象主要為暑假後就讀國小六年級到國中一年級的女性團員。如果家庭有其他非招生階段成員,基於團員人數總量管制,和團隊運作的規定,桃一團將保留錄取與否的權利。
2.奔鹿團員的定義:為2018年8月就讀國小六年級、國中一年級和二年級的孩子。

入團須知
以下為加入桃一團之必要條件,請父母仔細研讀後,再考慮讓孩子入團。
1.本團只招收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家庭之子女,請非會員家長於確定錄取後完成入會。請先確定能每月出席一次團集會,每一名團員,至少需有一名家長陪伴至活動結束。倘若每年12次團集會期間,缺席達活動次數四次以上(含四次),亦無法向團務會議提出可被接受之理由,即視同自動離團(如於入團前退團,可按照剩餘團集會次數,按比例退還活動費)。離團後如要再度參加,需依新入團程序重新提出申請,亦無法享受優先入團權。桃一團團員家庭,有義務參加親子團導引員基礎訓練(基訓),並與夥伴輪流擔任導引員。桃一團工作團隊成員都是由家長組成的志工擔任,未擔任工作團隊的家長應義務協助團隊、提供各式協助(如活動設計、交通探勘、安全巡查、攝影記錄、資訊、財務…等工作)。為了團隊的傳承與身教的考量,每位家長皆須輪流擔任工作團隊,使桃一團能持續長久經營。

2.荒野親子團每一個團員必須出於志願入團,父母或任何人均不能強迫其違背意願。

入團程序
請先詳閱本招生簡章,並由家長填寫報名表報名。參加說明會和面談,我們將依面談結果寄發參加團集會邀請函。新家庭請完成荒野入會,並繳交年活動費。收到參加團集會行前通知後,並參加三次團集會以上,屆時我們會請您和孩子仔細考慮是否正式加入桃一親子團。團員制服(活動背心或襯衫)、荒野領巾及荒野帽請於確認入團意願後,親至荒野桃園分會購買或由育成會統一代購。桃一團將於適當場合慎重為團員舉行入團儀典,為其配戴領巾,頒給團章及團次章,歡迎成為桃一團之正式團員。
團集會類型
例行團集會
例行團集會為桃一團之活動主軸,原則上每個月的第四個禮拜天舉辦一次(配合總會活動年度活動者除外),依照年度行事曆所製訂之日期、地點實施。除非有特殊情況或不可抗拒之天候因素必須改期或易地實施將另行特別通知外,請按每次寄發之行前通知按指定的日期時間至指定活動場參加。如因故無法出席請務必於活動前儘早向團長或小隊導引員或至協作平台的連結請假。
特別團集會
特別團集會每年將將不定期增加或合併於例行性團集會舉辦,主要活動為自然探險旅行、自然體驗營、配合荒野之大型活動、各解說定點自然觀察、社區訪問調查、綠色地圖製作、拜訪國家公園及其他與自然相關設施機關…等為主。
育成會活動
桃一團團員之父母為育成會之當然會員,團集會進行中除邀請部份家長參與擔任活動助理及觀察員外,其餘家長亦安排有同步活動。活動內容有認識荒野講座、親子團活動介紹、生活經驗分享、自然觀察與自然知識課程…等。孩子的成長是需要父母陪伴的,我們是一個非常重視父母參與的團體,所以父母必須承諾能一同參與每一次的團集會活動(每月1次團集會),依任務分工,除了陪小朋友一起活動外,亦需要父母加入活動的設計及提供各式協助(如交通、安全維護、攝影記錄、行政、資訊、美工、財務等)。

收費說明
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入會費:新台幣壹仟元整(親子團家庭必須先成為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參加荒野保護協會之後,即不退費,終身只繳交一次)
荒野保護協會會員年費:新台幣壹仟元整(每年元月繳交,當年度繳納之後,即不退費 或一次繳納貮萬元即成為永久會員,終身不需再繳會員年費)
以上兩項費用請親至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分會繳交或上荒野總會官網以信用卡繳納
親子團入團費:入團費為新台幣壹仟元整。每位團員只需於確定入團後繳納,若退團後重新申請入團,則需再繳一次。本項費用將上繳至荒野總會,做為註冊及發展親子團教育基金。
親子團年活動費:年活動費依所屬分團收費,小蟻團及炫蜂團年活動費為新台幣貳仟肆佰元整。奔鹿團年活動費為新台幣參仟元整。統一於每年八月團集會時繳納。本項費用將用來支付團集會、講師費、育成會活動及團務運作所產生之各項支出,如有結餘即移交下一年度統籌運用。年度結束時,將於團務會議中,依團長及財務所編列之下年度活動預算,再討論是否調整年團費。
特別活動費:如特別團集會需以長途或長時間(例如過夜…)之方式進行,因此而產生之各項開銷則另行通知收取活動費。原則上本著參加者付費的精神,專款專用,以滿足活動需求即可,但若有結餘則移做團費運用。
制服費:入團時須購買親子團背心、領巾、帽子、荒野綠T恤及團服T恤,做為日後集會的制服。並含有分會章、分團章、團次章等,請家長於制服上之規定位置予以縫上以表彰榮譽。

報名
在看過以上的說明,請您與您的孩子充份的討論之後,若決定加入桃一團,則請於2018年5月18日晚上20:00起 至 2018年6月4日下午22:00為止,填寫電子表單報名。(以下紅字連結請按住CTRL再點選連結文字以開啟網頁)
步驟一
請點選報名網址https://goo.gl/forms/PYW76Gts6viKFW4B2詳實填寫表單報名。電子表單於2018年5月18日晚上20:00起開放。
步驟二
請耐心等待我們寄發的說明會通知。我們將根據報名的家庭數,家庭成員及招收團員數,安排通知您參加本團家長說明會及面談。
※請注意本年度招生,不以報名序為錄取依據,團隊將依據招生的人數、男女平衡和桃一團的團員人數總量管制、家長配合團隊運作的意願等各因素進行評估錄取。如果您有任何疑問,請寫信到荒野桃園親子一團育成會E-mail: birderguo@gmail.com 桃一團工作團隊會儘速回覆您的詢問。
說明會及面談
在您報名之後,我們將預定於2018年6月10日 (星期日) 上午9點,準時在荒野保護協會桃園分會安排說明會,敬請被通知參加的家庭請務必將時間空下,參加說明會及面談,缺席者,視同放棄報名。說明會的目的是為了幫助您充分了解荒野親子團的運作和理念。我們將詳細向您說明我們的組織架構,分工方式及活動內容、引導方式……等,同時藉由面對面的對談,溝通瞭解彼此的想法與意見,請務必撥冗準時參加,於八點半起簽到。
地址:桃園市中壢區普光二街122巷10號(中山東路二段 普仁國小正後方)
桃園分會地圖 (連結請按住CTRL再點選連結文字,便於開啟網頁)
電話:(03)283-0944、(03)283-0284
錄取
面談之後,我們將以電子郵件,或電話通知您,告知您是否錄取,並請您於期限內親自至分會,或是到荒野官網線上繳納荒野入會費及年費(也可以下載繳費單),以完成報名作業,確保您的團員資格。接著我們將寄邀請書及年度團集會時間表到您的信箱。
特別說明
本次招生錄取的新團員,請於參加三次活動後評估是否有意願入團,但基於團務運作考量,桃一團將根據團員家庭出席率以及參與度,保留是否核准入團的空間。荒野親子團是一個易子而教的團體,依任務進行分工,團集會當天孩子大部分時間跟著導引員進行自然觀察等活動。沒有輪值工作的家長,育成會將安排自然觀察、演講進修,自然物創作,或是團隊凝聚的活動。


為了更了解荒野親子教育的內涵,以及主要的想法,在您報名之前,敬請您閱讀下面的文章,增進您對荒野親子團的了解:(以下三項連結請按住CTRL再點選連結文字,便於開啟網頁)

2018年5月14日

閉上眼睛,失去或是得到?【鹿五基】 文:烏頭翁 圖:卡卡



   戴上眼罩,閉上了眼睛,我們在步道停下腳步。失去了視覺的感官,耳邊的任何聲響都格外清晰。旁邊有一個人踏過落葉的沙沙聲...不遠處有一隻鳥敲著木魚......。而站在隊伍最後面的我,應該要等很久吧?

   一手搭著前面夥伴的肩膀,空出一隻手來探索。在我旁邊的是甚麼植物呢?會是「咬人貓」嗎?還好不是,因為它安安靜靜沒有咬我。那到底是甚麼?失去了視覺,我用手探索它。撫摸葉子的邊緣,感受它的質感和角度的變化,一邊比對記憶中的植物。如果我是地球上第一個發現這個植物的人,我會怎麼描述它的葉片呢?慢慢探索到葉柄,連結到它與莖部相接的地方,再用「觸覺」描繪出植物的樣子。

   原本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的事情,現在只能暫時割捨對視覺的依賴,重新開發觸覺的能力,建立對這棵植物朋友的認識。探索著葉片,一邊想像它的樣子,突然摸到一片不一樣的葉子。這葉子小多了,葉面葉背的觸感也很不同,順著莖探索,發現它幾乎與地面平行,再斜斜往一旁延伸...延伸...直到我手臂無法觸及的地方。耐心等待的時候,自己展開了探索的遊戲...要不是閉上眼睛,我會用這樣的方式認識世界嗎?



    前面夥伴慢慢移動腳步,然後又停下來,等待下一個指令。接著又有一個人帶著我往前幾步,把我的手放在一條繩子上面,簡單交代幾句之後,就由我自己探索了。
 
   繩子會帶著我去哪裡呢?比起林間的植物,繩子的角度單純多了,好像只有一個表情的人,除了有些地方鬆一點,有些地方緊一點。摸著摸著繩子纏繞在一棵樹上,接下來呢?因為繩子傳遞的訊息,比起林間的植物朋友明確多了,該前進,該放慢腳步多了一點信心。在一棵樹旁,有人要我先在這裡等一下。


   等著等著,還是認識一下新朋友好了。算是光滑的樹幹,沒有任何枝條或是葉片,感覺有一點無趣,但至少是一棵可以依靠的小樹。終於,又叫我前進了。走沒幾步突然遇到了長著荊棘的枝條,用手輕輕撥開...過不去....用手摸索一下,決定壓低身體,穿過刺刺的枝條。如果「有」眼睛,我會給這樣荊棘多少時間呢?我會帶著多少耐心,或是「敬畏」呢?

   隨著繩子往前,又來到一處被荊棘和低矮樹叢阻礙的地方...撥...撥不開....往右邊探索....過不去...壓低身子往左邊,彎下身子半匍匐前進....終於「過關」了!有一種「就這樣而已嗎?」的感覺...。沒想到講師下達新的指示...「順著缽聲的方向,到達講師站的位置」!原來...鋪陳了半天,這下子才要進入重頭戲啊!

    身旁細細簌簌...不斷傳出夥伴踩過落葉枯枝的聲音。探索了好久,觸覺好像敏銳多了...但缽聲穿過樹林後,怎麼變得那麼飄忽不定?。停下腳步等待下一個缽聲響起...身邊的腳步聲又起...順著缽聲來到一處陡坡邊,身邊有許多低矮的植物,扶著摸不到頂的陡坡....心想:「這怎麼可能?已經接近六、七十度吧?」

   靜下聆聽缽聲,身邊移動的聲越來越少了...難道爬錯方向了?再次順著缽聲前進...來到比較平坦的地方...可是走沒幾步,又是陡坡。探索前進的雙掌,摸到了濕軟的落葉和腐植土...

「這是甚麼地方啊?睜著眼睛都不會走這樣的路線...何況是眼睛看不到的時候?」暗暗尋思...
「認了!認了!講師和培訓團隊敢帶我們來這裡...應該不會有懸崖....」

    終於,缽聲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於....踏上比較平整的地方....終於有人按著我的肩膀「示意」我坐下來...。我知道...我到了講師附近....。等到大家都坐定後,講師說可以移開眼罩了!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還是有點陰暗的樹林...沒有眼鏡我還是看不清楚所在位置。還好...都矇眼在這裡走那麼久了,眼睛看到了的景象雖然朦朧,但至少還能分辨出人影和樹影....。


   吃過晚餐,我們再度走進黝黑的山林。講師說,當你準備好了,你可以在步道上獨處,聆聽沿路的聲音。原本我想要早一點出發,但前面已經有很多人排隊了,我就找個地方享受夜間的山林吧!

   好幾次荒野研習活動,都安排了夜間獨處的活動。這是個有星星的晚上,樹林中有微風輕拂,我半臥在草地上,聽著貓頭鷹鳴叫...遠一點傳來青蛙急促的「答~答~答~~」....「夠~~夠~~夠~~~」叫個不停。 隨著眼睛適應黑暗,而腳步聲越來越少...耳邊傳來的聲音也越來越清晰...漸漸只剩下自然朋友的招呼...。換我出發了....。走著走著前面的夥伴失去蹤影...走著走著...後面也沒有聲息...整座山林好像只剩下自己...真正的獨處。雖然眼睛已經適應了黑暗...但睜大眼睛也看不到路跡...只能有腳底踏過微微硬的路面,想像自己正走在步道上....

   抬頭望向天空,微微亮一點。再往前走幾步...突然來到一處林下...。原來仰賴的微光,和地面指引方向的路緣,全部不見了...。

    「我會不會走錯路了?說好的...有導引員在路線上保護我們...除了一個轉彎處那道人形黑影之外,怎麼好像在我最需要的時候都沒有看到...」

   遠處突然有道微光閃光...好像是手電筒吧?停下腳步等待後面的夥伴跟上...沒有....甚麼都沒有....。有種我擁有了整座山林,卻又甚麼都沒有的寂寞....。這時發現那個微光沒有這麼遠,這是....「螢火蟲的光」。看到螢火蟲的微光在樹林中忽高忽低飄移閃過...突然間心更安定了,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孤單...雖然,螢火蟲又棄我遠去...但覺得自己不是那麼孤單了...那就繼續前進吧。

    往前走了幾步之後,遠遠的地方有個光源,再往前踏了幾步,發現那些應該是房子的照明。有了一個光源在前面,腳步越來越踏實了。我就要離開這個獨處的森林....沒有多看到幾眼螢火蟲,有一點不捨....沒有多聽幾聲貓頭鷹的叫聲,有點遺憾....但夜一直都在...含羞草說...有空再來吧!


   記得基訓開訓式月梅老師和萍蓬草,都用不一樣的表達方式,請我們淘空既有的,好裝進新的東西。在荒野人生的轉折點,我參加了鹿五基,沒有人逼迫...我自己充滿了期待。對於講師的各種邀請...或是指令...都抱持著逆來順受,用欣賞的角度放空去體會和感受...就算是聽著「上師」的缽聲,感覺自己的姿勢一定很像「喪屍」的時候....。我仍享受著只剩下聽覺和觸覺的時光,摸索著前進的方向...

    閉上眼睛,是失去或是得到呢?當我們習慣用「慣用的感官」,和「慣性的思考」來判斷是非對錯。順著既有的印象處理事情,直覺做出反應,好像有效率多了!但我們會不會失去了更多面對人事物的耐心?還有同理的體貼呢?睜開眼睛,走出黑暗的森林...懷念起只有聽覺和觸覺的時光....。






2018年5月11日

【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三】考驗接踵而來 我們勇於嘗試 敢夢一起築夢踏實 文:貓薄荷 圖:攝影官群組


《《太多的考驗接踵而來》》

    金山的天氣似乎只好到蜂蟻闖關結束,之後就是時而風雨時而停歇的情況,感謝桃一團家人們的照顧,育成會和蜂團考量到雨勢情況,聯手承包了營地建設的任務,讓小蟻們能夠安穩的留在海馬場玩耍休息,還有顧問級值星官天狼星帶我們現學一首謝謝歌,直到晚餐時分,才通知我們前往用餐,桃一的小蟻們真的很幸福,讓大家這樣守護照顧著。

    第一天半夜的狂風暴雨,使得第二天早上更是充滿變數,事先計畫的行程已經只能參考,多數團隊都有需要處理的災情。第二天一早約莫6點,我一樣拖著行李按照流程前往光復樓進行蟻營窩布置的準備,真的感恩猛壯強的桃一育成超人爸爸們,兔子窩幫忙出借車子做為蟻團的器材車,幫忙載運蟻團不算少的器材。還有即使前一晚站崗執勤到凌晨四點的黑鳶,6點時已經和東風、阿勃勒以及烏頭翁冒雨出現在光復樓的走廊搭建蟻團互訪的營窩帳。

    桃一團育成的驚奇超人們戰勝了那天金山的狂風,克服了無法扎營釘的光復樓地板,還是把蟻團營窩的客廳帳給搭起來。那天的狂風可是連插旗的底座都能吹飛,我們家的客廳帳沒有變成金山的飛碟,實在是太太太神奇了!我完完全全見證育成會使命必答的決心也深深感到佩服和敬意呀!


    當天因為萬馬奔騰廣場幾頂夜市帳已經無法修復,加上光復樓上幾處嚴重積水也不適合作為蟻互訪的場地,各團蟻團長緊急開會進行應變,所幸大家都能體諒情況,對於場地也有相當程度的熟悉,所以很快的都能找到合適的場地,順利解決各團蟻互訪的場地問題。一直待在光復樓和萬馬奔騰廣場的我,完全把小蟻們託付給蟻團隊的夥伴們,看著許多需要臨場應變的情況,真心覺得這真的考驗著導引團隊的應變能力,以及團隊間夥伴們的緊密連繫。

    當這些問題都一一解除時,我回到光復樓大廳,看著蟻團隊照料著小蟻們吃著早餐,引導小蟻們進行著每個月團集會都會做的事情:小蟻畫話單分享、小隊長交接以及前一晚的心得交流的時候,陸續很多隊伍在我們身邊經過,我們的小蟻們也絲毫不受旁邊來去的人影響,盡情地分享著前一晚難得的經驗。雖然一場風雨打亂了大家,但是我看見我們很用心規劃,細心留意細節,加上臨場應變,孩子們還是都玩得開心!我們守護住了我們一直想給他們的天空。


    緊接著就是重頭戲-蟻互訪活動登場了!每團小蟻分為兩大隊,輪流出訪友團亦或留守營窩與來訪的友團小蟻交流。首先來訪的是北三團的小蟻們,我們的孩子在互訪第一階段時,稍有緊張,但是還是願意站在友團蟻導和小蟻們面前,介紹我們的團集會。小綠蟻的劇場還是很吸引小蟻們的目光,孩子們的眼睛是誠實的。或許受限現場各種狀況,不是最完美的,但是又何妨呢!在我看來都是很珍貴的經驗!這些成長的養份,未來終將結成纍纍的果實。



    第二階段來訪的是北四團,或許是第二階段,孩子們膽子大了!也玩開了!據說,北四團老早就過來了!咱們的黑黃大隊採混編的方式,多數是蟻三的小蟻開口介紹團集會,蟻二蟻一拿著小蔬菜瓶、獨居蜂窩⋯。結果,我發現蟻一二因為看見蟻三侃侃而談,倒也自然地介紹著自己的團集會經驗,真的是意外的展現,由孩子引發孩子,比我們大人說一百句來的有用。



    小黑蟻和小黃蟻以戲劇開場,導引員灰熊主導戲劇旁白,「小蟻劇場」正式登場。導引員們互助合作,和小蟻們演在一起,在我看來,是邊演邊玩啦!孩子們認真地投入,他們都記得要演出順序喔!在一旁的我聽見小蟻們互相提醒出場序,主動調整彼此的順序,展現最佳的默契和練習結果。導引員們主動善用蟻營窩的各項器材,豐富了小蟻介紹的內容。看見自己實作的成果,彷彿喚起小蟻們的記憶,每月團集會都能介紹得十分具體清楚。



    在充裕的時間下,整場互訪熱鬧滾滾,氣氛相當的開心,小蟻交流介紹好可愛,客人們收到名片相當滿意,又能看戲又聽著小蟻們輪番上陣清楚地表達,友團實際撫摸木棧板的紋路,驚訝手上的木板名片的前世今生。最後兩團小蟻們溫暖地擁抱,大蟻環繞包圍著小蟻們,我相信在場的每個夥伴們都深深被感動了。貓貓的內心被大家深深地觸動著,心裡有許多翻騰,已經沒辦法說得清楚。只能說你們真的太棒太棒了!


    導引團隊夥伴們真的辛苦了!謝謝您們的用心,讓孩子們有最棒的學習。

    我最親愛的夥伴們:因為有您們一年的用心和陪伴,我們的孩子們才有這些展現。這些都是在每次團集會吸取的養份,內化轉換成他們的學習經驗,然後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就在大露營中具體呈現。他們能夠這樣落落大方、有條理又不怯場地站在友團蟻導和小蟻們前表達,其實是多麼不容易的事情,但是我們的孩子們做到了!

   這一些成果不僅是這一年的成果,更是這三年來的桃一蟻團共同的付出。孩子們在這裡經過三年的培養,接受大自然的洗禮與感染,還有歷屆蟻團團長和導引員們的點滴用心,孩子才能夠在這一次表現得如此精采,讓大家驚艷不已。曾經聽過一個說法,蟻團是根,有好的根,才會有健全的蜂團,茂盛的鹿團和翱翔的鷹團呀!我期待著越走越穩健的桃一團呢!!



    這回大露營自然環境給的挑戰,真的要講的話,已經不是區區數千字可以說得完。團內夥伴半開玩笑以「災難片」描述大露營的夜晚,其實這樣的描述還真的不為過呢!在這兩天一夜我們如同成為實境節目的演員般,接受金山環境給的磨練和考驗。所幸大家的心同在一起,齊心合力地面對處理每個關卡,就像蜂蟻闖關一樣,大人們也是一關關的解題和破關呀!走過這些情境後,大家的心更是緊緊相依,有更多茶餘飯後的話題可以慢慢聊,有更多共同回憶可以一同回味。至今約莫過了一個月,大露營的影像彷彿片子般至今還在腦海中清楚地放映上演著。


《《大露營落幕了!然後…》》
    在小蟻專車駛出金青大門的那一刻,我們跟金青揮手道別,直到那一刻我終於確定大露營已經進入尾聲。回程車上我們繼續著野草的北海岸生態故事,吃著最佳營窩獎的獎品點心,小蟻們聽著每個導引員分享著這兩天一夜的感想,小蟻專車笑著鬧著,根本沒有休息的時候。就這樣我們一路high回了桃園,小蟻專車也到終點站了。

    車子到了終點站,看似結束了的大露營,真的就結束了嗎?我不這麼想呀!團裡群組大人們一天又一天熱烈的討論分享著,小蟻們熱切的記錄著小蟻畫話單,用小蟻獨有的筆觸畫出心裡想說的話。大露營一直都還在我們之間繼續著繼續著……。


    最後,致106年度的蟻導夥伴們,很高興與你們同行,和你們在一起,我感到榮耀和驕傲!我們是最棒的團隊,我們實踐了一年前一起寫下蟻導共識誓約「我們是一個合作、創新、愛玩的團隊」,大家果然很愛玩、很能玩、很敢玩呀!只要有人勇於發夢,大家一齊把夢做大。當初我們承諾要引發「勇於嘗試、愛地球的小蟻團」,看看他們,他們做到了,我們也做到了!敬各位!

連結【桃一小蟻團之大露營系列一】

104年度小蟻團團隊攝於感恩交接(攝影官 暗光鳥)

105年小蟻團團隊  攝於相見歡團集會(攝影官:椪柑)



【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二】大露營我們來囉! 文:貓薄荷 圖:攝影官群組


《大露營 我們來囉!》

    籌備一段時日的大露營終於來了!經過第三季的團集會時提撥一些時間做準備,小蟻們練習著「小蟻劇場」和「這一年桃一蟻怎麼玩」的介紹,大家都好期待大露營的到來。因為蔓荊突然想到大露營第二天各團很可能都穿著荒野綠T,少了鮮明亮麗的桃一橘T護佑,我們很可能會找不到咱家小蟻,為了增加自家小蟻的辨識度,於是有了小桃蟻的誕生。

    我手作準備了給每個小蟻一個小桃蟻別針,讓他們別在荒野帽上。小桃蟻諧音「小桃一」,也是期待祝福這些可愛的小蟻們未來茁壯成長為「大桃一」,是我們桃一的蜂鹿鷹。這小桃蟻同時也是這回小蟻專車的車票,我們笑稱搭乘小蟻專車的乘客們都需要這個車票別針才能上小蟻專車。


    由於查看了大露營兩天一夜的活動內容,發現導引員和孩子們實際互動的時間其實不算多,為了更凝聚小蟻,和小蟻們有更多的交流,蟻團特別跟育成會大露營工作團隊提出了小蟻專車的需求,讓蟻導、蟻團攝影官和小蟻們能搭乘同一台遊覽車。這其實給育成籌備夥伴添了一些麻煩,也藉此感謝您們的包容,讓107年大露營小蟻專車能夠準時發車。


    大露營當天,大家其實早早都到客運轉運站集合,興奮雀躍的不僅是孩子們,大人們各個也是玩心大開,甚至比孩子們更激動。我們在轉運站跳起大露營的早操,大夥兒時而認真,時而笑鬧著彼此,現在想想都是美好的回憶。在小蟻專車上,事先安排好有暈車傾向的小蟻身旁都有個守護大神,我們很認真確實的進行車上的逃生說明後,ya!it`s party time!

    蟻團值星官野草猶如舞棍阿伯,沒有任何偶像包袱在車上帶著大家跳著早操,非常給力,歡笑連連。但是小蟻們才是真正的舞林高手呀!完全不需要示範,閉著眼睛都能將早操跳得精準無誤,完全是出神入化之境界,看來在家很可能每天都在練舞功啊!實在是太優秀了!我們在小蟻專車上回顧著這一年的團集會,每位導引員月召輪流帶著我們又回到那個月的團集會,我們訴說著那次團集會的點滴,也再次提醒小蟻們月召設計每次團集會的目的。

    小蟻專車的車長可不是人人都能勝任的呀!車子行駛到了金山萬里一帶,值星官兼車長-野草開始跟小蟻們介紹這邊的自然與人文景觀,我們看見遠方的基隆嶼,看見大海的美,但是也聽到人為的汙染,以及人類給大自然的威脅和破壞。當大夥兒還投入在野草的北海岸環境生態解說裡,期待的金青就在眼前,雖然有些意猶未盡的殘念,但是幸好還有回程可以慢慢再續。


    大露營的規模果然驚人,雖然這次參加的僅有北區10團,但是已經足以讓我大開眼界。始  會式在小蜂之歌的音樂下,看著各團團旗冉冉升起,我的焦點不由自主的集中在桃一團橘色的團旗,看著我們的團旗飄揚,團徽清楚而顯眼,格外以身為小橘人感到驕傲和滿足。

攝影  獵戶座

    第一天的下午主要是小蟻跨團闖關,各團以北台灣溼地為主題,設計了10個有人關和30個無人關的環境教育遊戲。我走訪在各個關卡,一面觀察支援自家小蟻們的闖關情況,一面仔細了解每個關卡的遊戲方式和內容。每個關卡都是各團精心設計的活動,我頻頻拿起手機拍下每個關卡活動,大家的發想都太厲害了!知識性、趣味性和可操作性兼備,對我來說彷彿是場大型的環境教育教案巡禮,我在各關之間取經充電。小蟻們也玩得投入極了!我看見自家在團集會經常會撒嬌甚至有時游移的可愛蟻一,在五股溼地有人關完全主動積極的模樣和神情,真的太意外也太神奇了!足見這些關卡真的抓住了小蟻的心,引導他們在遊戲中快樂地學習。

連結 【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三】考驗接踵而來 我們勇於嘗試 敢夢一起築夢踏實

連結【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一】一人有夢眾人成就 彩繪棧板新生命







【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一】一人有夢眾人成就 彩繪棧板新生命 文:貓薄荷 圖:攝影官群組



   大露營果然不能年年都辦,但是一次就足以讓人回味多年呀!

《開始-籌備初期》
    已經記不清從何時開始,約莫是去年的秋天吧!月召蔓荊就開始跟我討論著大露營的事情,不過因為時間還早,一方面也是我眼前有更多待處理的事務,我總是跟她說:「沒問題的啦!到時候我們一起來。」做事一向快有效率的蔓荊似乎才能稍稍平緩腳步,順利被我給轉移焦點(噗)。

    從各個相關的群組紛紛成立,投入的討論也越來越多,真的有感大露營好像就要來了!起初主要是和北區友團們針對小蟻的活動討論,讓幼齡的小蟻們跨團互訪、跨團聯手闖關,因為活動方面桃一團主要負責小蟻互訪的規劃,因此也曾在颳風下雨的寒冬到金青針對活動部份開會場勘,金山的風雨真的不是蓋的呀!(我想這回大露營都讓大家也都留下深刻難忘的…夢靨)。
非當事人之金山場勘每次都下大雨刮大風示意圖

    那天有段畫面和感受我特別想記錄下來:大夥兒穿著厚重防寒的衣物,撐著花傘(屢屢被金山的風吹得開花的傘),在風大雨也不小的自然環境下走訪金青的每個場地,針對活動流程、細節、人力分配、場地合宜性一再衡量,思考討論如何讓活動運行地更加順暢。在現場的我,除了進行蟻互訪的活動說明外,多數時間拿著流程跟著走著看著,紙筆記錄下大家的討論,那個當下我有種類似瞎子摸象的感覺,覺得兩天一夜的活動怎麼這麼多環節和流程。



   回到光復樓,友團的夥伴珊瑚熱情親切地問著我:冷不冷?有沒有碗?匆忙出門沒帶上碗的我客氣地婉拒了,沒想到不久後珊瑚手捧著一碗溫熱的紅豆牛奶湯,遞過來招呼我趕緊喝下,當時心裡真的特別地感動,不僅溫暖了身體也溫暖了心。在寒冬中出席場勘好像不再那麼「酷刑」了。

    當天場勘在中午結束,但是仍有一群人繼續留在金山,繼續針對流程開會,繼續檢討修正,據說當天直到傍晚夕陽出現時他們才散會走出光復樓。這一群人,花最多的時間,做最多的討論,為大露營思考了最多,照顧大家也最多。真的很感謝您們!有您們在,真好!


《籌備過程》
    回到團內,終於該針對大露營的內容好好規劃構思。仔細推敲大露營的小蟻活動主要是聯團闖關和互訪的活動。一開始,我和蔓荊都想輕鬆玩,我們有個共同的想法就是以孩子為焦點,幫孩子們打造舞台。

    歷屆團集會中導引員總會安排透過戲劇的方式傳達四大規律和環境教育的相關概念,在一月團集會中,月召蘋果姐姐讓小蟻在聽完生態城市繪本故事後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方式不拘,內容不拘,可以表達聽完故事後的感想,也可以歌唱或是演戲,但是小組討論和練習的時間只有20分鐘。沒想到,每一組小蟻通通選擇戲劇的方式呈現,原來小蟻們不只愛看戲,更愛上台演戲呢!

   孩子們上台的演繹天真可愛,個個投入的神情和模樣,吸引了大家的目光。台上的小蟻演得入戲,台下的小蟻看得入迷。這是另類身教嗎?因為幾年下來在團集會看多了導引員們的小蟻劇場,小蟻們個個真的就能上演一檔名副其實的「小蟻劇場」呀!因為這個月的有趣和意外的經驗,讓蔓荊和我完全沒有討論就達成共識將小蟻劇場設計入小蟻互訪的節目裡。



    小蟻互訪時還有個重要的橋段和媒介--「互訪名片」。起初,我只是發想有沒有可能讓原本要回收的物品,經過我們的處理能夠巧妙地變身,讓它有新的生命。經過2月月召青山的聯繫以及長腳蜂導雨林的協助,我們順利地在年前拿到了一批廢棄的木棧板。雨林家中營運環保廢棄物清運公司,但是他說能否找到木棧板都是要靠運氣的呀!因為他也無法預測何時公司會收到合適的廢棄木棧板。

    一知道木棧板有望的消息,緊接著就是需要號召人力協助和募集拆卸木棧板的器材,我們還必須能夠找到裁切木板的鋸台。年前大家忙著大掃除,雨林的公司每天都有好多廢棄物品需要清運處理,所以廢棄木棧板也無法在雨林的公司堆放太久,就在短短幾天內,人力到位了!拆卸器材到位了!就連鋸台也神奇的出現了!



    年前的某個週六,飄雨寒冷的冬晨7點,一群完全不專業的中(壯)年大叔和青春大嬸,不用力地號召組成了兩光的拆除大隊。只為了一份最純粹的愛,冒著掛復健掛號、貼狗皮藥膏,甚至可能耗盡全身體力無法在年前進行大掃除的風險,大家發夢想要將(給孩子的愛)和原本要(回收的報廢棧板的生命)劃上交集。



    壯年大叔們合力將堆疊著的殘缺棧板拆開分解,將木棧板的鐵釘一根根的撬開,大嬸們接力用挑魚刺的主婦精神,仔細檢視拔出木板上每根鐵釘。老天爺疼惜我們這群可愛兩光的烏合之眾,巧妙地安排了一位木工達人降臨,大神帶著萬能的神器(鋸台)將拆解的木板再裁切成一塊塊完美的木片。



    於是,廢棄棧板不再只是骯髒無用的回收物品,它們即將變成一塊塊孩子們的畫布,等待著小蟻們在二月團集會用七彩繽紛的色彩將它們繪上一個個嶄新的面貌。在請教過團內專業的美術老師-烏桕後,我們選擇帶著小蟻使用粉蠟筆在木片上畫下自己的自然名,二月團集會中小蟻們戴著小小的粗布手套,試著拿著沙紙磨著自己的木板名片,再畫出自己專屬的名片,這應該也是他們人生中的第一張名片吧!這些名片除了是互訪活動時和友團小蟻交流使用外,也是我們蟻營窩的裝飾品呢!


    大露營的第二天早上看著51張蟻團木板名片吊掛在營窩帳,真的覺得這是一個有點美麗、有點辛苦、有點冒險、有點熱血、也有很多感動的行動。就像烏頭翁曾經說過的「一人有夢,眾人一起成就,在荒野,在親子團,因為我們有夥伴,所以我們敢一起做更大的夢!我們能同心協力,到更遠的地方玩」。


    謝謝烏頭翁、蔓荊、灰熊、小歐熊、水星、青山、河馬、蕃薯熊、雨林以及木工之神般降臨的豬籠草,還有桃一蟻導們在二月團集會當天的指導協助小蟻們,因為大家的成全和願意,我們完成了這麼珍貴的行動,廢棄的木棧板有了新生命,我們也豐富了孩子們的體驗,用心走過的每一個時刻,都是那麼值得。

連結【桃一小蟻團之2018年大露營之二】大露營我們來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