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日

荒野親子教育的五顆心 文 台灣藍鵲(荒野親子團卸任總團長 林耀國)

初心---

        初心也就是決定加入蜂蟻團的原始動機,有伙伴分享:「希望與孩子共度快樂的童年!」是的,諸如此類就是初心。不管自己是否明白,我想每個人都必定在初心的引導下而來,期待在團體中圓滿這份心願,而不同的初心勢必也會懷著不同的期待。我必須強調,蜂蟻團不一定能滿足眾多不同的期待,畢竟蜂蟻團之所以是蜂蟻團,是有其獨一無二的團體屬性的。除非出現與荒野宗旨或社會運行背離的情事,可以反應到親子教育委員會做整體檢視與修正外,基於維護組織的整體性,任何人都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期待而強求變更團體屬性。

        只要不違背以上原則,每個人都可以本著初心、奉獻己力在蜂蟻團中去實現,譬如「希望與孩子共度快樂的童年!」就需要具備「陪伴」與「快樂」兩個因子,經常自問這兩個因子是否依然存在?陪伴的心是否依然保有?自己快樂嗎?孩子快樂嗎?如果答案是否定的,找出原因,並盡力去維持及完成初心。

愛心---
倘若缺乏愛心就不是蜂蟻團,愛是荒野親子教育的基本元素。

        如果不是因為愛,怎麼會有那麼多伙伴願意犧牲睡眠,徹夜為活動而準備著?怎麼會有人在自己孩子離團後還願意留下來陪伴別人的孩子?因為愛,讓他們可以任勞任怨的奉獻金錢、時間與智慧去服務非親非故的陌生人,同時不求任何型式的回饋,就只是全然的付出。

        愛不是掛在嘴上,愛必展現在每個細微的呵護與關照,即使只是一個會心的擁抱。也因為曾經被愛,孩子才能學習到如何去愛;並懂得感恩,不管是對人或自然萬物。我們若期盼孩子成為有愛心的人,就必須先付出我們的愛,在一個充滿愛的團體中長大的孩子,心中必然有愛。

包容心---
        包容是愛的延伸,因為愛,所以可以包容不同特質的孩子,包括他們的行為。不管是成人或是孩子,犯錯總是難免,包容心讓我們不會因為某些行為而否定他們。但包容與放縱往往僅是一牆之隔,過度的包容就是放縱,對於錯誤的行為,我們必須引導孩子去看見行為背後所導致的影響,透過有意識的覺察與省思才不會一再重蹈覆轍。

        曾有個小蜂經常以肢體碰撞侵犯別人,引發極大反彈,不只是同隊小蜂,更有大蜂主張把他轉到其他小隊,我問:「如果他到其他小隊依然故我,結果會怎樣?會不會又有人提出要求將他逐到其它小隊?」「如果最後四個小隊都容不下他,我是否要請他離團?放棄他?」我們不能老想把問題丟給別人,而是應該去面對它、接受它、處理它、解決它,用最大的包容去改善,這反而是很好的學習機會,因為現實生活中人與人的互動也不可能盡如人意。

        我的處理方式是分別與其家長、被排擠的小蜂和其同隊小蜂單獨對話,往往孩子的問題其實是在反應某種生活或情緒上的壓力,也許是家長的管教模式、同儕的歧視欺負或學校課業壓力…等等,有的會使用極端的方式抗議,如自殺、自殘、暴力、混幫派...,有的則會以消極方式來反抗,如逃學、憂鬱、自閉、自暴自棄....,因此必須找出根源,並從源頭去改善。

        我先與其家長單獨會談,了解其家庭及學校生活情形,發現父母的壓力應是主要原因,父母對他有很高的期待,要求他學習很多課外知識與技能,滿滿的時間表幾乎壓得他喘不過氣來。我告訴媽媽:「我們都深愛孩子,但這份愛的展現方式,究竟是滿足孩子的需要?還是滿足自己的想望?必須要先被釐清。孩子畢竟是獨立的生命個體,無法被掌控,我們唯一能改變的是自己,孩子不快樂也是個事實,所以愛他就要從改變自己的觀念態度開始。」媽媽哭了,願意從調整自己及影響父親的態度去改善。

        接著我找機會與被排擠的小蜂散步聊天,我問他:「經常把隊友弄哭了,有什麼感受?如果因而不受歡迎是不是你期待的結果?」他說:「…我也不開心…並不喜歡被討厭…」我再問:「如果這不是你所期待的結果,那可以做些什麼來扭轉結果?」他想了想,提了一些自我約束的想法,我拍拍他的肩膀說:「很高興你願意跟我談你的計畫,這已是改變現況的一大步,只要你願意,我就相信你一定做得到!」離去前,他還特別請我在他忘記時,一定要提醒他!我突然有個強烈的念頭湧上心頭:「沒有一個孩子是可以被放棄的!」

        我又另找時間其他隊友交談,請大家舉出不喜歡他的理由,除了這些理由,他是否也有某些優點值得被肯定與欣賞?小蜂們拉哩拉喳的舉了很多,最後竟發現他的優點多於缺點,我也讓他們知道那位小蜂願意自我改變的誠意,問大家願不願意給他機會?協助他的改變?小蜂們都天真的點點頭。

因為愛與包容,問題就有了圓滿的結局。

耐心---
        自然的運行有一定的節奏,四季都有不同的植物在開花、結果,有些種子落入土壤,如果當時的環境條件不佳,並不會立即抽芽,它們會先蟄伏在地表下等待機會,當環境變得有利生長的時候,它們就會冒出地表,快速的向上生長爭取最有利的位置。

        人也是一樣,每個人開竅的時間點都不盡相同,有些快也有些慢,早熟的孩子不見得能始終保持領先,晚熟的也不必然一直落後,這都是自然現象。因此耐心等待與營造一個適合成長的環境就變得很重要,我們堅信只要在孩子的內心裡埋下一顆綠色種子,然後滋養他的生長環境,就能期待它自然會在最適當的時機發芽,長成一棵大樹。

        現在是個一切追求速度與效率的年代,快速的生活步調已經讓我們錯失了許多生命中的精彩,我實在很不希望看見孩子贏在起跑點卻累倒在終點前,每個人都該有屬於他自己的生命節奏,也正因為如此,這個社會才能呈現更多元而繽紛。所以別急…耐心等候一朵花開的美麗。


細心---
        也許與我共事過的伙伴會認為我很「龜」,我承認我是個完美主義者,對自我的要求很高。國中時期童軍的老團長經常訓誡我們:「凡經過你的手,都要更確實、更周密、更崇高!」這句話對我有很深遠的影響。從此總認為既然有能力做好一件事,為什麼不把它做好?如果沒能力完成,又為什麼不提升自己的能力?也許就是這份動力,讓我可以不斷超越自己,這也算是一種人生態度吧。

        但在蜂蟻團裡我應該不算是最「龜」的,我常會收到半夜三四點寄出的活動訊息;基訓中有講師為了修改課程內容而通宵未眠;又有人為了半小時的活動三次探勘場地;還有人在活動結束後寫了幾十頁的活動記錄,光是讀就已經很辛苦,更何況是寫…。這些人到底怎麼了?我反而常常要強制他們就寢,提醒注意健康,安慰他們凡事不必盡善盡美,有點小瑕疵反而會有缺陷美。可是這些人始終就是不聽我勸,所以不是我最「龜」,呵呵。

        伙伴們對每個環節的細心總讓我感動萬分,我想就是多了這份用心確保了活動的品質,而「料多實在」的活動就能提供足夠的養分去滋養每一株幼苗,這是孩子們的福氣。尤其在一個不追求名利的民間團體中,這份細心更屬難能可貴。

        孩子的童年只有一次,而且稍縱即逝。許多有心的家長四處為孩子尋找一個適合學習成長的團體,因此找到荒野,來到這裡。我不敢跟大家保證這是最棒的團體,因為凡事都不可能絕對的好,總有利弊得失,端視我們面臨抉擇的時候,如何做出選擇,而串起所有的選擇就是我們的路徑。坦白說,就非專業志工而言,這條路很漫長而且辛苦,只有透過不斷學習,覺察、省思、修正,加上修練這五顆心才能讓我們與孩子的團體越來越優質。過去已經有無數伙伴非常用心的灌溉這片園地,未來會如何?我不知道,當下唯一我能確定的是…如果加上你的一份力,孩子的未來將會更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